永昌首页 关于我们 永昌新闻 代理品牌 子永文集 购买指南 经典案例 在线购买 定制安装 永昌论坛
新闻栏目
子永文集
永昌新闻
音响常识

残阳如血(1)

张子永

    又是一夜无眠,枯坐书屋的张宗子脑中一次次回放着晋人稽康临刑奏琴的场景:三千太学生神情凝重,早把个刑场围得严严实实,不少百姓还在不停地向刑场涌来,一时人头攒动,都想争观这位“竹林七贤”之一的旷世高才的临刑表现。主刑官见时辰已到,问稽康还有何话要说,嵇康神色自若,目光直视主刑官,要求主刑官代开枷锁,置古琴于身前,声言我要为这即将失传的《广陵散》来一次最后告别,三千太学生闻言,无不潸然泪下,齐跪于主刑官面前,恳请主刑官刀下留人,并愿拜稽康为师学艺。主刑官面露难色,思忖,文王司马昭铁令在身,自己岂敢违抗,太学生的请求自难允诺。但见稽康将散乱的头发向脑后一甩,一双剑眉下的眼睛炯炯有神,刀刻斧凿的鼻梁下,嘴角紧闭。随后双手对着古琴轻抚下去,琴声骤起,本来喧嚣的刑场即刻鸦雀无声,众人无不动容,此刻昏暗的天空,一抹残阳斜挂天际,鲜红如血,一群暗鸦盘旋于残阳之下,呜呜哀鸣······。

    神色不变,索琴弹之的稽康,为何独独要奏《广陵散》?是希冀这三千太学生中能有过耳不忘的奇才,来继承这千古奇曲而不至失传吗?这曲子到底有何神力,竟让三千学子冒死以求主刑官免去稽康死罪?张宗子越想越觉得困惑。
    稽康的遭遇让张宗子想起了处于乱世之交的自己,虽然家中祖辈都在大明朝中做官,自己自幼过着贵公子的优游闲适的生活,而今却遇明清易代,国破家亡,为避清朝迫害,自己披发山林,远离城嚣,心如死灰, 稽康的《广陵散》定是这种心情的最好写照吧?可惜自己无法听到这样的旷世之音了!张宗子边想边踱出屋外,环顾四周,后墙根儿的花坛内,三株西瓜瓤大牡丹正绽放出数百朵牡丹花,个个脖子伸得长长的迫不及待地向墙外献媚。坛前的两颗海棠,花瓣落得满地皆是。花坛前四堵墙稍高,对面砌石台,有太湖石数峰置于其上。西溪梅骨古劲,有云南茶花数枝,在梅花旁开放得格外妩媚,梅树下种有西番莲,如缨络一般缠绕着,台阶下翠绿的青草有三尺来深,稀疏的几株秋海棠杂入其中······。张宗子渐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。
   “石公(张宗子又字石公),想什么呢?”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张宗子回头一看,好友周墨农以至眼前,“啊,墨农兄,一夜无眠,总在想稽康的《广陵散》真就失传了吗?”墨农知道张宗子近来一直都在苦寻有关《广陵散》的消息,以致茶饭不思。“你啊,石公,满目美景不会珍惜,俗话说:春鸟是笙歌,春花是粉黛,闲得一刻,即为一刻之乐嘛。来来来,我带有好茶沏上一壶,让好茶把你的烦恼涤去。”张宗子转念一想,也是,遂唤童子沏茶,自己与墨农走入书房内坐下。一会儿工夫,童子捧茶上来,张宗子一杯在手,顿觉满屋清香,轻呷一口,厚润回甘,连呼好茶。“一壶挥尘,可助清谈,半榻焚香,共期一醉。”张宗子的脸上渐渐地放出红光来。“哈哈哈,石公诗兴大发啊!”墨农一脸坏笑地看着张宗子。“还不是你这口茶害的。”“呵,那还是我的不是了。”听此一说,张宗子笑了。“石公,这次来,不仅是给你带来好茶,还带来好消息。”“好消息,什么好消息?快说来听听。”(未完待续)
 
·上一篇:残阳如血(2)  ·下一篇:谈音响太闷 聊点别的  
 版权所有(C) 2004 成都永昌电器商行 备案序号:蜀ICP备05005589号 Email:ycaudio@126.com

富森店